新中式是价值观的一种重建,更是东方审美走向世界舞台的标志

神秘园于2018年05月10日

中式”是什么?它不是一种风格,它是文化主张与生活方式的命题。“新中式”实际上是一种“心灵构建”,是中国人由内而外与生俱来的生活方式;是世代相传、一步一步演化到今天,潜移默化的文化主张。它,正在发生着。

“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在不断地变化与演进,设计也需要随着生活方式、文化主张的变化而变化。这个世界东西方价值观长久以来存在着融合与博弈的,某种程度可否称之为‘文明之战’?我们要坚定自己的态度与主张,我们也要警惕,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新中式追求的不是肆无忌惮的挥霍,而是一种低调、精致的生活态度。而有态度的生活方式离不开有品质的生活空间,在快节奏的工作中停下脚步,去寻觅生活中那份低调与精致。


宋建明专访 | 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

宋建明,原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1976至1978年福州市美术公司美工,1978至1982年中国美术学院染织美术设计专业学习,1982至1984年中国美术学院工艺系助教,2001年至2015年10月任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现任中国美术学院色彩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01“新中式”是全民的

中国当代设计有着自己的美学主张,但在现如今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中国人的审美修养仍需提高,而审美修养本应该是属于全民的。

“当代社会有一个相当严重的误会,很多人认为艺术乃至审美修养与自己关联有限,那应该是属于艺术院校的,是属于艺术家们的专利,这其实是一种‘病态’的社会现象。造成这个原因,应该和我们现行的教育体系有关。蔡元培先生曾经明确的指出:美育应该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核心内容。在他看来,美是所有学科作为的准则,否则,失去美的‘定海神针’,其他学科发力便会失去方向。反观当下,我们环境中的平庸,甚至恶俗现象,难道不可以作为失去美育的佐证吗?‘新中式’的话题也涉及其审美核心价值观的问题,失去了健康的美育土壤,失去了东方之美的品味,这个话题就失去了意义。

为什么很多人在谈到‘新中式’时,五味杂陈,担忧它与过往的曾经名噪一时,如今灰飞烟灭的论争一样,不可持续。人们质疑它的学理依据与讨论的动机。在我看来,议题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提出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话语本身的价值意义。是否可以通过讨论,让民众和相关的从业者都能够得到‘实惠’,对当下乃至久远的相关的生活方式、消费方式、生产方式,创造方式有积极意义。

宋建明专访 | 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

宋建明写生照

新中式总是有着不同的解读,可以是反叛性的,可以是时间概念的,也可以是新样式、新风格。人们总是对“新”的定义有很多,但新中式究竟什么?为什么要叫作“新中式”?凭什么是“新中式”?怎样才算作是“新中式”?这是需要当下哲辩探讨的。

所谓“新中式”,其实不是一个非常新鲜的话题。最初可以追溯时装服饰领域。中华文化博大精深,遵循着“衣-食-住-行-玩-赏-商……”的顺序。它不应该是一种风格,而是一种地域性的风貌,是一种具有场域性的、意识形态性的风貌。这种风貌从老一辈到如今的90后、00后在不断地改变着。它来自一种由简约与繁缛两类形态构成的双螺旋状态发展前行的当代中国视觉文化要素构成的新的设计语言体系。

而如今探讨“新中式”话题的意义,在于对所谓概念内涵的聚焦、梳理、提炼,从而重塑“东方生活美学”价值观,探讨“新中式”设计可持续的方法体系,在世界文明列强之林,“新中式”应有它的地位和地盘。人们在生活体验的潜移默化中塑造中国的审美情趣,事关文化自信,民族文化复兴的心灵事实支撑。

02 从“裹腹”到“裹面”再到“裹心”

-“你敢请我吃饭吗?”宋建明先生问道

-“敢。”记者回答

-“吃什么?”

-“吃日料。”

-“你敢不敢请我吃一碗面条?”

-“不敢”

-“为什么,因为你会认为自己很小气,不够热情,会没面子。”

中国人讲“品”字有三口,第一口裹腹,第二口裹面,第三口裹心。这其实是三层境界,中国人第一层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第二层是为了“面子”,对于礼仪之邦的我国来说,这个“脸面”是丢不起的,而不惜浪费,殊不知,浪费本身是件可耻的丢脸的事情。为了“面子”,这个可耻被遮蔽,甚至反被视作一种炫耀,这难道不是一种病态的社会心理吗?现阶段的中国就停留在这第二层面上。最高层次是裹心。不论请客送礼,都实现彼此的“走心”境界,适度,但精致。所有的设计都是这样,能真正达到裹心的才算是好的设计,这样的民族文化才是相对成熟的。相比之下,西欧北欧诸国要成熟得多。

宋建明专访 | 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

“十多年前,我有过经验。在北京,住钓鱼台国宾馆,领导让我接待并且陪同来自法国的贵宾,一行四人。那天天开始黑了,且下着微雪,朋友们提议不回宾馆吃饭,我说那么就吃北京人日常的晚餐。他们显出异常的兴奋。于是,我就带他们带到一家干净的兰州拉面店,一人一碗兰州拉面,在点两三样炒菜,再一人一瓶啤酒,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吃得满头大汗,他们告诉我这是他们此行最近吃的最开心的一顿。直到如今遇到,他们对那天的晚餐带给他们的轻松别样的体验,记忆犹新。实际上,我支付的仅是他们规定接待费预算的零头。他们丝毫没有觉得我小气,相反,他们对每天夸张的接待颇有微词。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日常的生活不是如此。为什么,吃你真正想吃的,花钱花你认为必要的,过你想过的日子,且不铺张不浪费,但品质可以很好,这就是主张。”其实生活主张中有着道德伦理的层面。“今天你请客,但你从没有想过会浪费,会暴敛天物,这是中国人的盲区,也是价值观缺失的地方。

中国今天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但生活主张没有很好的梳理。其实,每一个家庭都是清晰的,但是,出门办事,就被扭曲了,所以,浪费,甚至导致腐败。“今天你花费500元,但实际上只用消费200元,剩下的300怎么处理?是浪费在餐桌上,还是捐出去给贫困地区?这是深层的问题。我们说生活的腐败,还不完全是指行贿的腐败,而是指民众待人接物本身的意识形态的扭曲,每个人都需要自查。

”新中式的主张,是“止于我所需要的”,生活可以很高雅,可以品最好的茶,有自己的讲究,但可以精神上的奢侈,而非肆意挥霍财物。有了健康文明的生活主张,那么生活方式和器物、环境自然就形成了自己所主张的营造状态。今天文明说的“新中式”的理想状态,其实,国人中已经有部分人达到了这样的状态。

如今中国人可以选择的消费方式很多,都可以“为我所用”,但这当中哪些是“裹面”的,哪些是“裹心”的,意识上总会有些模糊,包括设计师在内的人们需要通过所倡导的生活方式的反省,思考设计改变消费者的价值观与消费模式,设计在引领健康的有文化情趣的生活方式方面是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的,所谓的“新中式”的风貌也会随之形成的。

03 深省:这个时代应有的生活方式

今天的农村“空心化”,留下来的都是留守儿童和老人,整体精神状态是崩溃或残缺的。2014年,宋建明先生带领中国美术学院创意团队,为浙江十三个“农村文化礼堂”做升级改造的示范项目。

宋建明专访 | 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

在中国美院的视觉文化及造物思维看来,不论什么时候,心灵需要是丰满的,这也是所谓的文化礼堂的本质所在。

“我们把人心的境界梳理成三个维度,第一是天地维度,包含传统的天、人、地三个空间层次。在天地之间,有日月星辰,有四季循环,有万物生机,有传说经典,有人间技艺……,意在传达农村传统的文化场域,根植于乡土,发酵于家族,仰望于上天,表达天地人合一之意。第二个维度是人生维度,主要传达人来自何方?去往何方?在世作为,以及人生历程,先明理后明礼的人伦道理。人生步步,有礼有节,有敬有畏,有舍有得,有弃有为,最终圆满人生。从出生到百年,这是一个完整的历程。要让孩子清楚的知道。第三个维度是作为维度,知书达理,养育心性,有所作为。从蒙学到经典,从传说到现实,从现实到理想,树立入世作为当代的价值观,进而,操持居家,认识乡土,大理节庆,传承技艺,敬思礼仪,安居乐业,尊长爱幼,和睦邻里,造福一方。”

宋建明专访 | 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

整个礼堂要传达的理念、仪式、活动场所都是可视化的。整个视觉形象体系的建构就是遵循党中央所倡导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召唤所做的具体实验。这套方案在十二届全国美术展设计组取得了金奖。理解礼堂的性质,便可以解决留守民众的“人心和人性”之间缺失的当务之急的问题。从“心灵构造”到“讲的清楚”,从“画的明白”到“建模物化”,最终“因心造境”,这便是我所说的视觉文化创作方法的“心、言、图、物、境。”五个表达维度

当今。我们的民族是需要示范的,“新中式”如果能够变为一种主张,一种创造的方向,便需要有一批人去探索,去做出一系列的示范。这样,就便于人们在体验中感受到它存在的价值。接着细化其设计方法论,从造物形态,到整个加工生产流程,以及产业链的支撑。“新中式”议题应该是时代的,全民可以分享的,避免让“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倡导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及其价值理念,才是新中式研究院的最终理想。

宋建明专访 | 别把“新中式”变成“伪设计” !